d88尊龙

【国旗升起的地方是祖国——边关纪行】雪域边防哨 丹心戍边情

来源:首页 | 时间:2018-09-29

  我们伟大祖国有22000多公里边防线多公里海岸线,古往今来,边防强则国安,边防弱则国乱。为了祖国安宁,人民幸福,一代代戍边官兵无怨无悔地把青春甚至生命献给了雪域高原、大漠戈壁、国门口岸、沿海岛礁。国庆节前,央视派出多路记者,到边海防跟官兵一起站岗放哨、执勤巡逻,感悟新时代边防军人头顶边关月,心系天下安的家国情怀。从今天开始,央视新闻频道播出系列报道《国旗升起的地方是祖国-边关纪行》。

  今天我们走进西藏的詹娘舍、乃堆拉、查果拉等雪域哨所,探访这里的日新月异,感受戍边军人的铁血丹心。

  西藏自治区位于青藏高原西南部,平均海拔在4000米以上,素有“世界屋脊”之称,与印度、不丹、尼泊尔等国家及地区接壤,在中国22000多公里的陆地国界线上,这里依然还有大量未定边界,是中国西南边陲的重要门户。

  亚东县位于西藏自治区南部、喜马拉雅山脉中段南麓。边境线上的哨所大多建立在高耸入云的山脊上,从县城出发,沿着修建在悬崖峭壁上的盘山公路,穿过云雾,我们抵达了云中哨所詹娘舍。

  升国旗是哨所官兵心中最神圣最庄严的仪式,虽然国旗杆矗立在海拔4655米的山脊上,但只要太阳升起,官兵们就会沿着山脊,跳过峭壁,在不足六平米悬崖平台上让五星红旗高高飘扬。

  西藏军区詹娘舍哨所班长 马关敬:只要国旗能升起来,那危险算得了什么,只要国旗能升起来,那就不觉得危险,为自己在这个哨所升起来一面国旗而感到自豪,有种骄傲的感觉。

  詹娘舍哨所,是西藏军区最危险的哨所之一, 在藏语的意思是“鹰都飞不过去的地方”。四周壁立千仞,每年大雪封山8个月以上,但老兵马关敬却在这里驻守了10年。

  西藏军区詹娘舍哨所班长 马关敬:以前站岗都是站在外面,背包还要缠在腰上,拴在栏杆上把人拽起都是那种的,一次岗站起来之后基本上脸都要脱皮,防寒面罩那些都不起用,结成冰,很恼火。

  让马关敬更恼火的是物资补给,在詹娘舍哨所,官兵吃水靠天、物资靠背,“上山一身汗,下山一身水”是官兵们的真实写照。

  西藏军区詹娘舍哨所班长 马关敬:今天一通知说明天下雪背菜,今天晚上都睡不着了,感觉到还没有走路腿都是软的,都没有力气了,就是那种心理,有一种恐惧感。

  每逢遇到大雪封山,哨所官兵每个人至少要背20公斤重的物资,途径5公里陡峭的山路,500米的高差,一趟下来至少要走3个小时,而通往哨所的最后666级台阶,让每名上山官兵望而却步。

  西藏军区詹娘舍哨所班长 马关敬:背一些物资爬一趟的话,专门这个楼梯可能要两个小时左右。

  嘉宾:爬666个台阶,两个小时都还是体能好的,体能不好的爬不上来。就像去年我们从下面上来的时候遇到暴雪,那真叫一个失望,那时候我们空身走,走666个台阶,花了四半小时。

  央视记者 王刚:官兵们做过一个统计,每年每名官兵至少要磨损3双作训靴,两个背囊,还有三套作训服。在上级的关心和关怀之下修建了我身后这样一条索道,这条索道长达两公里,它极大地缓解了在恶劣天气下,特别是在大雪封山时期的物资补给困难。

  2017年建成的索道,让官兵们只需要两个小时就能补给一周所需的生活物资。

  随着国家对边防的投入建设,詹娘舍哨所在2017年焕然一新,从一层的小铁屋到现在的三层保温哨楼,使用面积从最初的30多平米扩大到了200多平米。增设了洗澡间、存储室、战备库、厨房、娱乐室等场所,配备暖气、太阳能、电冰箱等设施,吃水靠背,物资靠扛,站岗靠绳,这些都逐渐成为了西南边陲一线哨所的历史。

  沿着正在扩建的边防路,我们继续向上攀登,来到了海拔4687米的卓拉哨所,边防基础设施的改善不仅让哨所官兵有了家的感觉,也拉近了戍边军人与家的距离。

  孙少周当兵16年,首次在哨所与家人团聚。海拔4687米的卓拉哨所位于高山峭壁之上,常年大雾弥漫,风雪肆虐,空气含氧量不到内地的三分之一,这266级台阶是通往哨所的必经之路。

  西藏军区卓拉哨所 孙少洲妻子 袁洁:我也想来看一下,主要也想带孩子来看一下她爸爸工作的环境,就觉得挺不容易的,所有的人都不容易。在这里的人才是英雄。

  266级台阶,20米的高差,距离不到500米,一家三口歇歇停停,走了20多分钟才抵达哨所。

  孙少周:我的责任就是守住中国的每一寸土地,不让外军侵犯一寸土地。就因为这份自豪、光荣,我才在这里守得住,才在这里呆得住。

  站立的地方是中国,“西南第一哨”乃堆拉哨所,是中印两国士兵距离最近的地方,双方之间只有一步之遥。

  边境线两侧双方建立了会晤楼,定期举行会晤。为了便于及时沟通,在平台上中印双方还设立了临时哨楼,双方约定,执勤的哨兵都不携带而是照相机。

  西藏军区某边防团连长 祝诗璐:更多的任务是进行侦察对面的人员、车辆进行拍照,印方也是一样的,对我们这边的一些人员车辆进行拍照,我们上面执边执勤、站岗执勤都不带枪弹。

  乃堆拉山口曾经是“茶马古道”的一部分,如今乃堆拉成为了中印通商口岸,每天都有大量的中印车辆和香客在这里通商来往。

  西藏军区某边防团教导员 周宇峰:为了落实习主席和莫迪总理达成的会谈会晤的成果,所以现在每年有香客入境进行朝圣,这也增进了两国两军之间的友谊。

  离开亚东,沿着喜玛朗雅山脉一路向西前往岗巴地区,海拔逐渐升高,植被变得稀少,边防军人用小石子拼成的中国地图在高原丘陵上显得格外醒目。海拔5318米的查果拉哨所,含氧量不足内地的35%,“风吹石头跑、四季穿棉袄”是这里一年四季的真实写照。

  西藏军区 查果拉哨所 潘成华:晚上,风也很大,睡也睡不着,尤其在主峰上,来到这里,海拔5300米,在这里3天晚上每天都睡不着,头很痛,快要爆炸一样。

  由于风大,即便是不锈钢的国旗杆也会被吹断,后来哨所把国旗杆缩短建在了哨楼上,既不降低高度,又彰显了主权。

  西藏边防查果拉哨所哨长 姜运:最有证明意义的就是,风大的时候八天吹坏一面国旗,从建哨所到现在已经不计其数了。一般是吹坏的国旗退伍的老兵带回家,也相当于是给他在我们查果拉哨所执勤作为一个纪念。

  虽然被誉为“生命禁区”,随着国家的投入,国家电网逐渐通向哨所,4G网络逐渐进入班排,当初连队新建营房时,栽下的红柳,在一代代戍边卫士的悉心照料下,已经成为一片红柳林。

  塔克逊边防连 班长 鲁周扬:这就是我们的精神一种寄托,把根深扎于冻土,面朝于苍天,无愧于本心,也无愧于我们出发的初心。我们边防军人说白了就是国家最坚固的篱笆墙,我们能够参与到见证国家的这种建设发展,我觉得比什么都要更好一些。

  西藏军区某边防团教导员 周宇峰:作为我们边防哨所的这些官兵,都能够耐得住寂寞,守得住清贫,所以只有这种才能够完成党和人民交给我们的戍边的任务,才没有把领土守小把主权守丢。


[!--vurl--]

d88尊龙相关

    无相关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