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88尊龙

不靠谱的商务舱

来源:首页 | 时间:2018-09-04

  如果乘客认为,在飞机上商务舱代表着宽敞的空间、尊贵的服务,那可能就错了。有时候可能只有前者。

  张静和她的女儿飞往美国,美国联合航空UA088,北京-纽约,商务舱往返37000元/人。波音777的机型确实宽敞,座椅几乎能放倒至180度;刚一上飞机,就有金发碧眼的空姐递上毛巾、送来橙汁,拖鞋更是早已准备妥当;晚餐不仅提供三文鱼,甚至还包括了含有轩尼诗、皇家礼炮的酒水单……一直睡眠不好的张静甚至还浅浅的眯了一会儿,可就在飞机快要落地时,先前能让她获得的一切好感都被打消,她和她女儿的两件羽绒服不见了。张静回忆了登机后的一切过程:进入机舱,像往常那样,把外套交给空姐挂到衣柜里,随后的事她就没留意了,因为在她的经历中从没有发生过丢失衣服这样的事情。

  根据空姐的解释,有乘客互相拿错衣服的可能。但说实话这也挺难的,因为衣服都是交由空姐悬挂在商务舱衣柜里,虽说并非私有衣柜,按照座位号一一对应,可毕竟也就那么几个人,其他人根本进不来,下机前,又都是由空姐取出衣服交予乘客。如果互相拿错衣服,需要空姐首先拿错衣柜,在交予乘客的时候,甚至在乘客穿上身的时候,也必须“看走眼”,没发现这不是自己的衣服。而张静和她女儿还都是小号。更关键的是,如果拿错衣服,还应该有对方乘客的衣服剩下来。可是张静查遍了所有衣柜,空空如也。衣服去哪儿了?张静至今不相信商务舱会存在偷盗的可能。

  不过,正如一句俗话说的那样,能用钱解决的困难都不算困难。凡是经济上受点损失可能也不算大损失,特别是对于商务舱乘客而言。王为从莫斯科飞北京,国航CA910,在商务舱甚至还遭受了警察恐吓的待遇。身高1.80米,体重80公斤的王为坐下后,意外的发现安全带短,扣不上。这种事情倒也常见,如果遇到一位200多斤的“梨形”身材乘客,安全带扣不上实在也不能怨航空公司。可发生在王为这样虽然高大,但还算标准体型的乘客身上,就只能找空姐解决问题了。

  由于当时飞机即将起飞,王为就坐到了后一排的位置上,这个座位,安全带正常。但空姐立即跑过来告诉王为,这里是机组专座,乘客不能坐在这里。王为想再换一个座位,可他发现,36个商务舱坐席,除了18个已售客票外,其余全被作为机组专座。正当王为纳闷怎么有那么多机组人员时,被告知只能坐在自己的座位上,不可更换。王为表达了他的难处,空姐提议说,给他把安全带加长一截。的确有这项功能,因为200多斤的胖子最终也还是需要系安全带的。但王为不同意,恐飞的他有心理阴影。他曾经在飞行途中遭遇风切变,飞机遭遇强气流,像自由落体一样,突然垂直掉落数百米,空姐都飞了起来,撞到了飞机顶舱;他还曾在一次飞北京的途中,眼看着飞机飞到了崇山峻岭中,机身在山腰中“闪躲腾挪”,从肉眼看去,机翼真就是掠过山峰……曾经上了飞机就睡觉,为了不束缚自己,能不系安全带就不系的王为,自这两次空中惊魂后,变得十分恐飞,哪怕是遇到一丁点气流颠簸,他也要双手抱紧前排座椅。

  王为还有点小迷信。他记得有一次飞机座椅下方的电线插头断了,他立即叫来空乘,以为是重大安全隐患,经过一番检查,在确认没问题后,他还是不踏实,空乘就问他,是不是有心理暗示,在得到肯定回答后,空乘主动为他更换了座位。

  所以,当空姐提议给他把安全带加长一截时,他更觉得是不好的心理暗示。但就在这时,空姐叫来了机上乘警。警察板着脸“凶神恶煞”地开始“查户口”:“你哪个座位的?登机牌呢?护照拿出来看一下。”没想到王为也见惯了大世面,不像那些屁民,一吓就怕,他毫不畏惧,回答道:“我没有犯罪,没有义务配合你的提问。”警察估计也没想到遇到“横主儿”,一时竟无言以对。这时,只见空姐悄悄拿来一根标准安全带,把原先那根稍短的换了下来。王为这才回到原位。可这时候,坐在王为身边的一位白金卡旅客表示了抗议,“因你们航空公司的原因导致这位先生无法坐在自己的座位上,他和你们进行正常的沟通,没有任何冲突、辱骂,你们叫来一个五大三粗的警察是什么意思?想吓唬乘客?”白金卡客户的身份决定了空姐必须有所回应,这时候包括乘务长及多位乘务员均跑来殷勤地解释机组专座的作用。但王为发现,整个七小时的飞行,除了那位空警之外,其他没有一个机组人员坐在这里,倒是那个空警拉上帘子睡了一路。王为感到纳闷,设置了这么多机组专座,却没有一个被使用,为何不拿出更多的座位售票?因为他的同行中就有人因座位紧张没有买到商务舱而改飞上海。另外,作为空中警察睡了一路,到底怎样保护空中安全?

  好在心理暗示归心理暗示,王为还是一路顺畅地回到北京。从德国法兰克福飞北京的秦海琼就不顺畅了。飞机降落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后,因为没有廊桥对接,按照惯例,由一辆丰田考斯特商务车接送头等舱和商务舱旅客。秦海琼一行十人大包小包,一下子就把考斯特的过道都塞满了。一位体型宽厚的头等舱客人上车后发现,不仅没有座位,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,立即对服务员大喊:“怎么这么多人?什么阿猫阿狗都上来了。”这种明显带有歧视性的语言立即引得秦海琼等人的怒火,双方争执了起来,服务员也一时没了办法,她似乎也没见过贵宾摆渡车什么时候有过这么多人,这么多行李。她也想当然的以为是经济舱乘客上错了车,“这是头等舱和商务舱摆渡车,请经济舱乘客下车,等待后面的大巴。”可是,没有一个人下车,秦海琼等人虽然没有那位头等舱旅客的“将军肚”,平常可能也确实只出入于经济舱,但这一次,他们受客户邀请,确实是商务舱往返,所以他们当然不会下车。“你查票啊!查票啊!谁会那么自觉的下去?”那位头等舱客人依然不依不饶。服务员这时掏出一张纸看了一眼,“哦,这趟飞机商务舱满员,确实有32个贵宾,我们安排了3辆考斯特。”“头等舱先生”只能灰溜溜地下去等待下一辆车。

  所以说,如果乘客没有足够的气场及过硬的行头,偶尔“蹭”一次商务舱,极易遭受“白眼”。特别是一些年轻貌美的姑娘,如果没有一张明星脸,还总能混迹于商务舱,乘务员虽然出于职业需要,一只眼保持迷人微笑,但另一只眼很可能就戴有有色眼镜。至于眼神里是什么,大家都懂的。借用郭德纲相声的话说,有些人是和自己老公来的,还有些人则是和别人老公来的。

  可能还有乘客会天真的认为,遭遇这些不公正待遇可以投诉。但只要乘客有过投诉经历,肯定会感叹这就真的只是个摆设。乘务员和投诉员等同属一个阵营,甚至以前还是同事,她胳膊肘是往里拐还是往外拐?何况涉及到专业知识时,乘客怎么可能理论过对方?张静下飞机就去找美联航投诉了,可连航空公司都觉得不可思议,直呼从未有过,而张静又还需要赶下一趟航班转机,只有两小时间隙,她只能草草抗议了事。回国后,再次投诉,客服问她衣服的具体特征,张静又犯难了。因为她是在登机前三小时买的衣服,刚披在身上就登机了,然后交给乘务员挂了起来,所以关于衣服的细节特征,她也无法描述。而王为遭遇的则是技术问题,投诉员以“飞机重量分布原则”为由认定乘客不能更换座位。可其实,只有在波音737以前的飞机才存有这个问题。普通旅客如何了解?像秦海琼那样,遭遇的则是心理服务问题,这就更难认定。

  可见,再好的服务不仅在于直观享受,更在于心理体验,位于高空的飞机更是如此。花高价购买的商务舱并非一定就能带给乘客愉悦、舒心。


[!--vurl--]

d88尊龙相关

    无相关信息